<source id="bnho0"></source>
        1. <tt id="bnho0"></tt>
             開化新聞網

            為黑暗涂上色彩:一群盲童和他們的“聲音導師”

            2021年3月21日 19:29

              凹凸的文字星星點點,讓他們摸到了光亮。掀開無邊黑暗,眸子里便有了斑斕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富春江畔,靈山西麓,浙江省盲人學校坐落于此。一場由熱心人張羅、幾十名盲童參與的誦讀活動,已持續了4年多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蒼茫的大海上,狂風卷集著烏云……”盲童陳開燦一開嗓,清冽的聲音如朗月照大江,會場霎時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看吧,它飛舞著,像個精靈,——高傲的、黑色的暴風雨的精靈,——它在大笑,它又在號叫……它笑那些烏云,它因為歡樂而號叫!”陳開燦嘴唇翕動著,右臂比劃了一個略帶僵硬的弧形,身體因激動而顫栗。

              屏住呼吸聽完朗誦,觀眾斯女士深受觸動:“他們不在乎衣服上是否沾著飯粒,形體是否時刻優雅,一切回歸純粹——清澈的聲音,從心底涌出。”

              身為新聞主播的王帥緊盯著臺上。但此刻,他不是采訪錄制節目的記者,而是那個“熱心人”——陳開燦等同學的“聲音導師”。

              2008年汶川地震,剛剛成為新聞工作者的王帥被派往一線。“感受到了大愛無疆,那是靈魂接受凈化的一次采訪。”途中他還看到,一位眼睛幾近失明的父親,帶著三個孩子轉移。“三個孩子都是你的嗎?”“我的孩子遇難了,他們都不是,但我要護他們周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王帥說,他看到了那個父親“眼中”的光亮。這束光亮,照進了王帥的心里。他與盲人群體的緣分,也自此結下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杭州一段時間后,他接到一個任務——前往位于杭州富陽的浙江省盲人學校,為盲人學生錄制有聲讀物。當他走進學校,仿佛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大門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觸摸著孩子們的油畫、水彩作品,感受他們對紋理、色彩的理解。我在想,自己能為他們做點什么?”王帥想到,盲童對聲音和觸覺非常敏感,不妨教他們朗誦和舞臺藝術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3月,王帥在盲校的課堂開了起來,基本維持每月3次的頻率,每次自駕往返100公里,給孩子們系統授課。

              “春分(音)”“春風”……南方孩子口音重,王帥不厭其煩地糾正。

              “寫‘床前明月光’和寫‘人生得意須盡歡’時,李白的年齡、閱歷、心境迥然不同,朗誦者必須把握這種差別。”王帥跟孩子們說,60分,是正確誦讀;80分,是抑揚頓挫有感情;100分,是結合詩詞作者的經歷,產生代入感和思想共鳴。

              幾年下來,那些基本以“盲人按摩師”為終身職業的孩子們,不少人在比賽中嶄露頭角,還注冊了喜馬拉雅平臺,在抖音上與粉絲互動,有的立志成為電影配音演員。

              “世界為他們關上了一扇門,一定打開了一扇窗。”王帥說。

              學員徐圣心第一次登臺主持,因緊張臺詞全忘了,下來后止不住地流淚。“老師鼓勵我,人生路很長,更大的舞臺還有很多,只要把功底打好,下次一定更精彩。”徐圣心說,正是不停地突破自我,讓他們實現了越來越多的“小確幸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王帥的引導下,陳開燦喜歡上了歷史評述。他在互聯網上開設了專欄《開燦說歷史》,已更新了約200期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初,浙江省盲人學校和王帥合作設立“海燕廣播電視臺”,實現校內廣播和喜馬拉雅平臺線上播出,并梯次培養“盲人好聲音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們在互聯網等領域摸索的每一小步,都是盲人有聲語言拓展的一大步,給了很多類似境遇的人以激勵。”王帥說,像影視劇配音、自媒體運營、有聲書創作等,都可以提升他們的生存技能,讓他們平等而非以弱勢心態參與社會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眼前看不到光,但有人幫他們開啟了五彩的夢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,是孩子們邀請王帥一起朗誦——

              “我只愿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。”

            來源:新華網   作者:王俊祿 張璇   編輯:鄭冬紅
            av电影在线播放